幼稚湾热线
幼稚湾热线

放下手机,回归纸质书的深阅读

2019-09-27 16:53  来源:dgdj 

  

  丁亥冬日,我去京华找吉照兄游玩,当时吉照兄正在首都师范大学治唐诗学研究。在吉照兄的宿舍,我见到了不少唐代诗人的年谱,随手翻阅了几本,指着《高适年谱》,有点漫不经心地问吉照兄:“看年谱对研究诗人帮助大吗?”吉照兄似乎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:“当然太有用了!”我说:“何以见得?”他回答得仍是率直,“知人论世,不研究诗人的经历,对其诗的认识会流于皮相。”在这简单的答问间,我哪里知道,吉照兄正在酝酿一本关于河北地理与唐诗的书,为了这本书,吉照兄在首师大的图书馆甘坐冷板凳,沉潜几年,然后又走出来,骑自行车沿滹沱河、漳河、易水,充满虔诚小心翼翼地寻访唐朝诗人的足迹。凭借着古籍考据功夫和近乎田野调查的亲力亲为,从丁亥到辛卯,历四载寒暑,完成三十三万字的学术论着——— 《河北唐诗地理研究》。  乍看书名,也许会认为这是一部“掉唐诗书袋”,极“学术”极“专业”的研究性着作。但只需随意捡拾里面的一些文字,细玩一下,便会觉得深有趣味。更可贵的是,吉照兄在《河北唐诗地理研究》中并非一味“好古”,而是以古思今,今古对照。如由岑参《梁园歌送河南王说判官》中的“万事翻覆如浮云,昔人空在今人口。”想到“文革”时知识分子的“噤若寒蝉,斯文扫地”,不禁生发出“往事并不如烟”的喟叹。这种古今的巧妙穿插,是吉照兄学养深厚使然,更是其作为读书人质直的本性。  让我们思索的是,河北在唐代是远离长安政治文化核心圈的“边”地,为何却涌现出了一批足可称之为“厚重”的诗人?带着这个问题,我们可去细读《河北唐诗地理研究》,相信,会以此为出口,再去探究诸如地缘政治、地缘文化等问题,这些看似很“专业”的问题,其实并没有超出我们这些喜读文史者的认识领域,细细研磨,会觉得很好“玩”。  让我们且放下手机,从原来的浅阅读回归纸质书的深阅读,不妨读读《河北唐诗地理研究》,让思绪回归一千多年前唐代的燕赵大地,去寻觅来自这片大地的诗人的足迹,这也是对唐诗的致敬。(常朔)

 

幼稚湾热线
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幼稚湾热线"的所有作品,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,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、观点、配图等内容,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,未经本网许可,禁止转载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③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站内搜索:
团购平台广告
酒博会